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风机;台湾中压风机;环保处理;粉尘处理机...
93

VIP会员
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张云蕾 (先生)

经营模式: 生产型

主营业务: 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

所在地区: 上海市-松江区-九亭镇

已认证:    

收藏店铺
网站公告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(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)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。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,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。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、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,不断吸纳专业人才,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。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,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,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,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。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,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,4HB高压鼓风机系列,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FAB/FABR 斜齿系列、FAD/FADR中空斜齿系列、FABZ 直齿系列、FPG/FPGA 直齿系列等。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,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,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,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-37773621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张云蕾
  • 电话:86-021-37773621
  • 邮件:2881342753@qq.com
  • 手机:15900427838
  • 传真:021-57648206
友情链接
正文
“外来的和尚会念经”?科技界代表委员这样说 科技界
发布时间:2021-02-11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原标题:科技界论“土洋” 代表委员建言“如何取得平衡”

  “土洋之争”在中国科技界存在已久。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多位代表委员提出“土洋有别”的三方面表现,并就如何平衡提出建言。

资料图:“墨子号”模型。中新社记者 韩苏原 摄

  待遇有别???既引入海外人才,也注重本土培养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“墨子号”卫星发射总指挥王建宇分享的案例引起热议。他的团队培养出骨干力量,“至今仍是副研究员”。反观从国外引进人才,“申请教授是垫底条件,还会为他们(提供)落户津贴、启动经费”。

  考虑到海外学术经历的高成本投入和已有产出,引入海外人才时给予较高薪酬和待遇并无不妥。然而,当前存在的问题至少有三点。

  一是“土洋”悬殊过大;二是对待“洋帽子”人才存在“一朝定终身”现象;三是随着中国教育与科研水平提高,由本土培养人才组成的科研团队也已拿出国际领先成果。

  多位代表委员建议,对待大批持续奋斗在国家科研项目上的“土专家”也要给予足够重视,为他们开辟上升通道。还要从根本上改变人才观念,如全国人大代表、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林所言:“以才识人、以才辨人,不要管本土培养还是国外引进。”

  论文外流???既培育本土期刊,更建设自主平台

  中国科技论文数量连续多年居世界第二。另一组数据更引起代表委员关注:2000年至2016年,中国大陆第一作者在海外期刊发表的论文数量从1.34万篇上升到26.5万篇,而中国期刊发表中国大陆SCI(美国《科学引文索引》数据库)论文的比率从40.73%下降至8.82%。

  大批论文外流至少造成三重隐忧:一是数据流失,包括没有被接收发表的论文中的数据,也以投稿方式无偿提供给国际出版商;二是限制了语言水平较低的基层科技工作者了解学科动态;三是由于发表在国际期刊上的论文订阅费高昂,阻碍部分科研成果在国内传播和转化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中科院院士卞修武表示,中国应加大力度培育国内高品质学术期刊的发展,逐步提升国际影响力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所长薛勇彪指出,国内一批英文期刊在与国际出版商合作的同时,对国外出版平台形成了依赖,无形中造成成果和数据外流。当务之急是建设拥有自主品牌的科技期刊出版数据平台,保护知识产权。

  国货难寻???推动仪器高端化,带动产业链升级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中科院化学研究所研究员王春儒引用了《中国科学仪器行业发展报告(2016)》统计数据,中国每年购买国外科学仪器设备的投入在400亿元人民币以上。他在提案中写道:“应加快推进仪器国产化,进而推动我国原创性科研成果产出。”

  事实上,鉴于国产科研仪器的水平无法满足市场需求,2011年由中央财政拨款成立专项,资助科研机构和企业研发国家重大科研仪器设备。但有分析指出,全链条创新成果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。

  李林认为资助力度还应进一步加强。王春儒补充说,也可采用培养专项人才、市场推广试行、出台鼓励政策、扶持企业发展、建立行业标准、树立品牌形象等多种举措。

  代表委员们指出,“中国造”科研仪器将带动相关产业转型升级,“这里也来一场中国制造的品质革命!”

  点击进入专题

责任编辑:张岩